document.write('
')

走进市场主体丨“大块头”有“大智慧”,感受

时间:2022-06-22 10:59:44点击量:68 作者:张馨予

  新华社太原6月16日电  题:“大块头”有“大智慧”,感受我国工业重器的“智造”力量

  新华社记者梁晓飞、王劲玉、张磊

  说起挖掘机,大家并不陌生。但挖掘机技术到底哪家强?恐怕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。

  从履带到顶部高23.5米,有8层楼那么高;自重2000吨,零部件全部拆卸后要装40节火车皮;用来挖东西的巨大铲斗,足以容纳300人。这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巨无霸,就是由太原重型机械集团公司自行研发和制造的。

  紧抓工业数智化浪潮,“重”字起家的太重集团加快改革创新,正在给这些“大块头”安装“智慧大脑”和“火眼金睛”,贴上“聪明”新标签。记者近日走进太重集团,实地感受工业重器的“智造”力量。

  “大块头”有了“大智慧”

  不论是上千吨重的挖掘机、起重机,还是叶轮直径超过180米的风电机组、驰向世界的高铁轮对……作为我国基础工业的基础,重型机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  1950年民族工业百废待兴之际,中央投资七亿五千万斤小米,在山西太原设计建造了新中国第一个重型机械厂。70多年来,太重集团已创造出500多项中国和世界第一,是我国最大的起重设备生产基地、最大的挖掘设备生产基地、最大的航天发射装置生产基地等。

走进市场主体丨“大块头”有“大智慧”,感受

太重远程操作智能化挖掘机交付现场,基于5G网络,操作人员可以精准操控数十公里之外的挖掘机现场作业。

  走进钢铁丛林般的装备厂房,工业重器的磅礴力量扑面而来。近两年来,越来越多的“大块头”,有了“大智慧”。

  在位于内蒙古霍林郭勒的南露天煤矿,干净明亮的远程驾驶室内,6块高清屏幕上实时显示着煤矿开采场景,采掘司机王永胜缓缓推动手柄,数公里外的一台大型挖掘机挖煤、装车,半分钟就能完成一次采掘循环。20多米高的“巨无霸”,在屏幕里显得轻巧灵动。

  远程“一键挖煤”,让露天煤矿采掘司机告别了尘土漫天的工作环境,从“黑领”变成“白领”。太重集团技术中心矿山所副所长岳海峰说,目前太重集团研发的5G智能挖掘机已在3座煤矿落地,手头的订单超过10台。

  类似的变化也发生在焦化、钢铁等行业。一个月前,太重集团研发生产的智能焦化设备在晋南钢铁集团正式投用,实现了“一键炼焦”。推焦车司机王芬芬说,原来的驾驶室温度接近40摄氏度,靠两台空调吹着才勉强坐得住。智能焦炉设备投运后,她坐在集控中心的操作室里,手指轻轻一点,就能自动完成装煤、推焦、拦焦、接焦、熄焦全部工序。

  “从注重硬件到软硬兼修,通过集成最先进的传感器和智能决策系统,成百上千吨重的大型机械‘活’了起来,不仅能为用户提供更便利的服务,还能从海量数据中优化设备。”太重集团技术中心智能化所所长王鸿儒说。

  把核心技术握在手里

  太重集团担当着制造强国的历史使命,曾创造辉煌,也曾经历苦难。

  “2004年以前,我们和一家国外公司合作生产20立方米以上的大型挖掘机,但在长达20年的合作期内,我们干了80%以上的活儿,只分到20%的钱,从最初的合作伙伴逐渐演变成了对方的打工仔,原因就是没有掌握核心技术。”岳海峰说。

  从10立方米挖掘机问世到20立方米挖掘机诞生,太重人经历了漫长的24年时间。掌握超大型挖掘机的核心技术后,短短几年,太重挖掘机就完成了从20立方米到75立方米的跨越。如今,太重集团是全球仅有的三家大型挖掘机制造商之一,凭借设备耐用、出力大的特点,近两年国内市场占有率几乎100%。

走进市场主体丨“大块头”有“大智慧”,感受

图为太重集团轨道车轴产品,目前太重集团已具备生产全球任何标准的轮轴产品的能力。

  五六年前,太重集团的火车轮对产品一度遭遇市场下滑。前几年管理上出现的一些问题,也曾将这家国有企业逼入急需脱困求生的境地。

  低谷时期,太重集团刀刃向内,苦练内功,不断打破国外技术垄断,紧抓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机遇,拿到了一张张高铁核心部件供应商的入场券。如今,太重集团不到一分钟生产一片车轮,产品远销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,出口占比超过50%。今年以来,太重轮轴产品出口大幅增长,前5个月出口额同比增长2.5倍。

  攻关核心技术,把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,成为太重集团一次次转型新生、重回世界制造业舞台中央的制胜法宝。

  在创新的赛道上不断超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