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象者故事

时间:2021-09-15 19:00:47点击量:154 作者:张馨予

人这辈子,总会跟某种东西结缘。他们,与亚洲象结缘。

20世纪90年代,在云南的亚洲象种群数量降至150头左右。多年来,为拯救保护亚洲象,云南省努力改善亚洲象生存环境。各方努力下,如今云南的亚洲象种群数量增长至300头左右。

亚洲象种群数量的增加,离不开他们的守护。他们中的一个个个体,把工作干着干着,就干成了事业。

从他们的故事里,也让世界看到了一个为守护自然生态、维护生物多样性而不遗余力的云南。

而今,他们有共同的愿望:人象平安,人象和谐。

护象者故事

杨忠平在监测塔监测象群动态。人民网 程浩摄

杨忠平:“大象食堂”的守护者

在普洱市思茅区六顺镇南邦河村勐主寨村民小组一处山顶,一座近10米高的监测塔很容易引人注意,杨忠平站在监测塔最高处,手持望远镜,换着角度眺望远方。

六顺镇长期有亚洲象群活动,是亚洲象从西双版纳迁移到普洱的重要通道。2018年,在离村镇较远的山林中,为防止野象进村入寨,当地党委政府根据大象食性,建设了1200亩的食物源基地,引导亚洲象回归山林。

当地人给食物源基地起了个形象的名字——“大象食堂”。这里植被较好,种植着芭蕉、粽叶芦等,不远处还有沟箐和水源地。

杨忠平所站的监测塔位于“大象食堂”的最高处——这座我国首个亚洲象监测塔有4层,登上塔顶,“大象食堂”尽收眼底。

护象者故事

位于“大象食堂”制高点的监测塔。人民网 程浩摄

杨忠平清瘦、黝黑,作为亚洲象监测员,他每天会登上监测塔,也会行走在偌大的“食堂”,靠着大象留下的脚印和气味判断亚洲象活动轨迹。

“这里有大象喜食的芭蕉、玉米,它们喜欢来。”杨忠平说,最多时,他曾监测到51头亚洲象同时出现在“食堂”里。

“说明建‘食堂’的目的达到了。”杨忠平说,以前野象常到农户田地里找吃的,建了“大象食堂”后,它们很少进村镇游荡。

一般情况下,一旦监测到象群踪迹,杨忠平会立即通过微信群发出预警,提醒在基地干活的农户尽快躲避或撤离。

常年与亚洲象打交道,免不了跟象群正面遭遇。2019年12月的一天早上,杨忠平跟往常一样在“食堂”监测象群,雾太大,他没能发现在树底下休息的5头大象。突然,一头受惊的成年母象冲他走来,来不及多想,他赶紧往回跑。

“这还不是最惊险的。”杨忠平说,有一次他不小心闯进了二十多头亚洲象的“包围圈”,所幸象群没有发起攻击。

不止有惊心动魄,野象有时也要杨忠平帮忙。一次监测中,杨忠平发现一个象群长时间吼叫,根据经验,他认为群象存在异常状况,赶紧向上级汇报。

思茅区林草局派出技术员和无人机监测队前往现场,无人机画面里,一头亚洲象被困在一个废弃的水池内,无法脱困,其余数头亚洲象在周围吼叫。

当地及时制定救援方案,一辆挖掘机对水池进行破拆,被困亚洲象获救。“挺有成就感的。”杨忠平笑着说。

有些亚洲象经常现身“食堂”,杨忠平根据各自特征给它们起了名字——有头象牙断了一截,他叫它“断牙”;有头大象看上去比其它象黑,他叫它“黑皮”。

今年是杨忠平在“大象食堂”干监测员的第四个年头。“我和大象是有感情的,它们和我有没有感情不知道,不管咋样,我会看好它们,让它们不伤人,也让人不伤它们。”对自己和大象的关系,他想了半天,说出了这句话。

护象者故事

陈飞吃着饭,想起捡拾的象粪,拿起来看了看。受访者供图

陈飞:“赖”上北移象群3个月

6月13日,和领导请假获批后,陈飞匆匆给女儿过了个5岁生日,次日一早又赶赴玉溪易门。

近期,一群野生亚洲象从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路北移,受到广泛关注。为实时掌握象群情况,陈飞和其他专家团队、沿线干部群众围绕北移象群,展开了一场保护接力。

今年34岁的陈飞是国家林草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,今年3月24日,北移象群有可能进入普洱市墨江县通关镇一所学校,此后,他便“赖”上了象群。

陈飞研究亚洲象断断续续有5个年头,他坦言自己不是专家,但只要媒体采访,他仍愿意分享“浅薄”的研究成果,末了总会补一句:“你们再找专家问问。”